当舞女、嫁赌徒、帮丈夫强暴亲妹妹:恨之入骨,半生悲凉 -

来源:网络   发布时间:2021-10-13 19:30:17   浏览次数:578

许鞍华的电影《第一炉香》这个月底终于要上映了,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翻拍张爱玲了。

还记得,24年前的黎明和吴倩莲,至今仍是不少书迷心中《半生缘》里顾曼桢和沈世钧的最佳还原。

电影《半生缘》剧照

但今天,我们不聊这一对在乱世中遗憾错过、难续前缘的痴情男女,来谈一谈那个让观众“恨之入骨”的姐姐——

顾曼璐。

电影《半生缘》剧照

一个女人如何一步步走上“黑化”之路?只能用女性压迫女性的极端方式,来实现心理的平衡?

顾曼璐,真的如此可恨吗?

电影《半生缘》剧照

女人的怨恨和戾气,

多半是亏欠出来的

将妹妹曼桢软禁起来后,曼璐给了她一个耳光,紧接着说的一番话,至今令人印象深刻:

“哼,倒想不到,我们家出了这么个烈女,啊?我那个时候要是个烈女,我们一家子全饿死了!我做舞女做妓女,不也受人家欺负,我上哪儿撒娇去?我也是跟你一样的人,一样姐妹两个,凭什么我就这样贱,你就尊贵到这样地步?”

此时的顾曼璐,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心声——她为这个家付出了一切,却反被家人厌弃。

曾经,她也有机会成长为像妹妹一样受过教育、优雅大方的女孩儿。曼璐的一切美好,都停在了17岁那年。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父亲突然离世,扔下奶奶、母亲和三个孩子,完全断了经济来源。身为长姐的曼璐,就这样被窘迫的家庭推进了风流场所。

为了养家,曼璐当了舞女。浓妆艳抹、风情赔笑,一举一动从青涩恐惧到手到擒来。

灵与肉的牺牲,对曼璐来说,还不是最沉痛的。

她心中最柔软、也最遗憾的,是为了养家,放弃了和初恋张豫瑾的订婚。

曾经,她也一袭白裙,牵着少年的手走过胡同小巷;曾经,她也被一个青年才俊,一往情深地爱着。

如果父亲没有意外离世,曼璐的一只脚已经迈入了平和而甜蜜的婚姻。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可以说,曼璐生命中的彩色,都留在了17岁。舞池的灯光再耀眼,也永远照不亮她心中的灰暗。

终于,曼璐等到了妹妹开始工作的这一天。她开始考虑自己的后路,也免得日后被家人嫌弃。

这是一场必然的妥协,因为祝鸿才答应会照顾曼璐一家人的生活。

又一次,她把自己“卖”了。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十年,曼璐用自己的身体和青春供养着家人。

但随着年月的逝去,曼璐一点点看清:她曾经引以为傲的这份养家糊口的荣耀,对家人来说,竟是一种羞耻。

年龄越大、赚得越少,母亲开始“担忧”曼璐无法给家里提供更好的物质条件,转而催促她结婚。妹妹曼桢在男友面前,说起姐姐的职业,也觉得“烫嘴”。

她是家中的经济支柱,但也仅此而已。

可以想象,如果有更赚钱的法子,母亲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她推出去,没有半分怜惜。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试想,如果母亲、奶奶,弟弟妹妹能对曼璐多一分贴心、慰问、感激,多一些正向的情感认同,曼璐都不会最终走向决绝的深渊。

这种极度不对等的取舍关系,加之逐年逐月加深的“失衡心态”,注定了曼璐会被这份“伟大的付出感”所反噬。

低价值感的女性,

更容易产生“被害心理”

曼璐是不幸的,但也是骄傲的。

凭一己之力养活了一家人,在那个动乱的年代,绝没那么简单。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殊不知,当祝鸿才做生意发财之后,两人的家庭地位陡然翻转。

祝鸿才开始寻花问柳,曾经高傲的她也只能低下头,去讨好丈夫。

曼璐仅存的尊严和骄傲,在这段婚姻中一点点被消耗着。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而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,是初恋张豫瑾爱上了自己的亲妹妹。

在沟壑丛生的灰暗日子里,对张豫瑾的眷恋是曼璐唯一的光。得知豫瑾来上海办事,暂住在自己家中,曼璐鼓足全部的勇气去见了这位“心尖上的人”。

那天,她穿了他当年最喜欢的紫色旗袍,想再做一回他信中“紫衣的姊姊”。

但豫瑾的一番话,彻底浇熄了曼璐全部希望,哪怕是一丝幻想:“也不知是年纪的关系,想想从前的事,非常幼稚可笑。”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她珍藏在心中十几年的感情,竟成了幼稚可笑的年少冲动。

得知豫瑾看上妹妹,母亲又极力撮合两人后,曼璐对这个家最后的眷恋都化成了怨恨:“不想想从前,我是为了谁,出卖了我的青春。要不是为了他们,我早和豫瑾结婚了。我真傻,真傻。”

温柔多金的沈世钧爱曼桢,好色猥琐的祝鸿才爱曼桢,现在,就连自己的初恋也爱曼桢。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“曼璐真恨她,恨她恨入骨髓。她年纪这样轻,她是有前途的,不像曼璐的一生已经完了,所剩下的只有她从前和张豫瑾的一些事迹,虽然凄楚,可是很有回味的。

但是给她妹妹这样一来,这一点回忆也已被糟蹋掉,变成一堆刺心的东西,碰都不能碰,一想起来就觉得刺心。

连这样一点如梦的回忆都不给她留下。为什么这样残酷呢?”

至此,曼璐对妹妹的情感从爱护,坚决不让祝鸿才接近,到嫉妒妹妹拥有的偏爱,终于走到了“恨入骨髓”这一步。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半生付出、投掷自己,最后,什么也没得到。

顾曼璐的价值观彻底崩塌了,但她又没有能力去修正这一切。

于是,她把所有的不幸都清算到妹妹和这个家身上,让她也尝一尝被毁灭的滋味。这是他们亏欠她的,必须得还。

“被害者”思维燃起了曼璐的复仇之火,让她失去理智,剑走偏锋。

对一个从自己身上再也找不到任何价值感的女人来说,报复,成了她余生唯一的价值,也成了唯一能让她心理平衡的方式。

《我就是演员》里的曼璐和曼桢

阻止负面价值观的代系传递,

从拒绝自我否定开始

当丈夫意外去世后,顾母想的不是自己外出挣钱扛起这个家,而是把长女推出去,亲手毁了女儿的一生。

可以说,顾母的价值观从来就不是靠自己,而是靠丈夫、靠子女。

对她来说,两个女儿更像是成色好的货品。怎么赚钱,怎么“卖”。

眼看张豫瑾事业有成,顾母就完全枉顾曼璐的情感和曼桢已有男友的事实,尽全力撮合。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殊不知,一语成谶,她亲手把邪恶的念头种进了曼璐的脑海里。

在这样的成长环境里,曼璐潜移默化地接受了许多母亲的观念,尽管她并不愿意成为这样的人。

家人看待她的目光、祝鸿才对待她的态度,都可以轻易左右着顾曼璐的自我认同。

所以,女性如何树立稳固的自我价值感?

首先要做到好好爱护自己,千万不要无底线地为家人牺牲。

其次,不要把自己的全部成就感和幸福感都建立在婚姻之上。结婚,不该成为“解决自身问题”的避难所。

电视剧《半生缘》剧照

这样的“偷懒”,很容易让自己习惯性地依赖于他人,为日后的生活埋下不幸的伏笔。

最重要的,是拥有独立的经济来源,随时有“抽身”的底气,便不会轻易困囿于任何一段关系之中。

一个女性,只有先懂得自我肯定、自我保护,才能用正面的价值观去对待其他女性。

相信大家都听过这句话:“女性对女性的恶意往往是最大的”,此言一出,常常点赞量还很多。

长此以往,嫉妒、狭隘、虚伪这些词几乎成了大家对女性关系的刻板印象。

哎?这句话貌似用在顾曼璐对曼桢的行为上,也毫不违和?

《我就是演员》里的曼璐和曼桢

千万别这么想。

恶意就是恶意,何来的性别之分?

每个行为背后值得我们深思的,是具体的、个人的经验和教训,而不是粗暴地归结为:女人嘛,就是这样。

无论外界如何定义女性,定义女性之间的关系,我们都要记得,

这世间从不缺少来自同性间的温暖。

顾曼璐的黑化,是动乱年代特定家庭、特定遭遇下的产物。究其根本,是“自我价值感的彻底崩塌”击溃了她。

所以,发现自己的多样性价值非常重要,不要单一地只知道从家人或婚姻中进行自我实现。

毕竟,属于女性的天地,早已不是曼璐那个年代的狭隘模样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
上一篇:《沙丘》曝保罗角色预告 “甜茶”畅聊眼中的自己下一篇:八角亭迷雾:三大悬疑待解答?段奕宏祖峰吴越演技爆裂,剧情稳了

最新影视资讯